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环保工作

辽宁省“回头看”典型案例通报

一、辽宁绥中县政府编造文件虚假整改    

2018年11月,中央第一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对辽宁省开展“回头看”。督察发现,葫芦岛市绥中县政府、东戴河新区管委会在违法围填海问题整改中,阳奉阴违,一面编造假文件,上报省市政府谎称违法项目已停止建设;一面顶风作案,召开专题会议加快推进违法项目建设,问题严重,性质恶劣。    

(一)基本情况    

2017年7月,中央环保督察反馈指出,葫芦岛市绥中滨海经济区管委会(现更名为东戴河新区管理委员会)违法将39.6公顷沿海滩涂转让给佳兆业公司等3家企业用于房地产开发,绥中县国土资源部门为其办理土地使用证。为此,辽宁省整改方案明确,暂停执行填海区域相关规划,研究修改规划方案,并停止相关项目建设。2018年6月,辽宁省上报整改落实情况称,绥中县已暂停规划执行,佳兆业、宏跃酒店等违规围填海项目已按要求停止建设。    

然而2018年7月,生态环境部组织现场抽查发现,佳兆业秦汉商业街和宏跃酒店项目并未停止建设,违法违规开发活动仍在进行。其中,佳兆业秦汉商业街项目已经基本建成,并具备营业条件;宏跃酒店会议中心建设项目1至8号楼主体已经封顶,正在进行外墙施工。为此,2018年9月,生态环境部公开通报了葫芦岛市及绥中县督察整改整改情况弄虚作假、上报情况严重失实等问题。    

(二)存在问题    

1. 蓄意编造公文应对检查    

2018年3月30日,为应对上级检查,绥中县向葫芦岛市环境保护督察整改领导小组办公室上报《关于佳兆业地产(绥中)有限公司、绥中亚胜置业有限公司和葫芦岛宏跃集团综合开发有限公司占用海域情况的报告》,谎称该县政府于2017年8月28日下发了关于对沿海围填海开发企业暂停规划执行、停止建设的通知。    

2018年4月,葫芦岛市环境保护督察整改领导小组办公室要求绥中县政府提交佳兆业等3家企业督察整改材料。经绥中县时任分管督察整改工作的副县长提议、时任绥中县县长同意,绥中县政府临时编造《绥中县人民政府关于印发绥中县沿海涉及占用海域建设项目暂停规划执行、暂停施工的通知》(绥政发〔2017〕49号),文件日期虚构为2017年8月28日,签发日期虚构为2017年8月27日。该文件声称“县及新区国土部门对涉及占用海域的项目正在办理手续的暂停办理相关手续,已办理相关手续、未供地的项目停止供地”。此后,绥中县委、县政府在向省、市有关部门汇报时均强调该县于2017年8月28日印发绥政发〔2017〕49号文件,已对沿海开发企业暂停规划执行、停止建设。    

但经核实,一个绥政发〔2017〕49文号,却匹配两个完全不同的文件。一个名为《绥中县人民政府关于印发绥中县沿海涉及占用海域建设项目暂停规划执行、暂停施工的通知》;另一个名为《绥中县人民政府关于印发绥中县农业水价综合改革实施方案(细则)试行的通知》。从调查情况看,《绥中县人民政府关于印发绥中县沿海涉及占用海域建设项目暂停规划执行、暂停施工的通知》这个文件,是临时编造、偷梁换柱、对应检查的假文件。    

2. 暗中为违法项目建设开绿灯    

督察发现,在实际整改工作中,绥中县政府不仅不落实整改要求,反而暗中推进违法围填海项目建设。2017年11月7日,时任绥中县县长、东戴河新区管理委员会主任召开主任办公会议,专题研究佳兆业商业街项目未批先建问题,同意佳兆业商业街项目进行防水施工建设,并议定“由新区住建局等部门共同负责为佳兆业商业街项目办理相关施工手续”,且“对该项目未批先建事宜不予处罚”等事项。    

本应研究推进中央环保整改,并叫停违法围填海项目的会议,却研究如何推进佳兆业商业街项目。绥中县政府、东戴河新区管理委员会对整改工作阳奉阴违,导致佳兆业商业街项目、宏跃酒店项目持续顶风施工建设。    

3. 纵容违法围填海项目顶风建设    

按照辽宁省整改方案要求,绥中县应暂停执行填海区域相关规划,并停止相关项目建设。但实际上,在绥中县政府的支持下,宏跃酒店项目和佳兆业商业街项目并未停止施工。督察组查阅宏跃酒店项目施工记录发现,2017年5月至11月、2018年5月至7月,宏跃酒店会议中心1至8号楼均存在施工行为。2018年7月现场检查时,宏跃酒店会议中心1至8号楼项目主体建筑已经封顶,正在进行外墙施工。    

根据佳兆业旅游开发公司有关人员介绍,佳兆业商业街项目在第一轮中央环境保护督察期间及之后一直存在施工活动。卫星图片显示,2017年5月第一轮中央环境保护督察时佳兆业商业街项目刚刚开始土建施工,同年11月已基本完成主体工程建设。针对督察反馈问题和辽宁省整改要求,该项目不仅没有停工整改,而且进一步加快施工进度。2018年7月现场检查时,该项目正在施工,已具备营业条件。    

(三)原因分析    

督察认为,绥中县虚假整改问题,反映出当地党委、政府“四个意识”不强、政治站位不高,贯彻落实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态度不坚决,甚至目无法纪,阳奉阴违;反映出绥中县一些领导干部法纪观念淡薄,工作作风不实,不讲政治、不守规矩,对上说一套、对下做一套,甚至直接成为生态环境保护违法违规行为的幕后推手。葫芦岛市党委、政府作为中央环保督察整改的责任主体,部署推进不到位,监督检查不力,对绥中县假装整改、说一套、做一套行为失察,存在失职失责问题。    

针对绥中县暴露的问题,辽宁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及时研究出台《辽宁省环保督察问题整改问责办法(试行)》。目前,辽宁省及葫芦岛市纪委监委已对包括绥中县时任县长在内的23名领导干部和相关人员启动问责程序;佳兆业商业街、宏跃酒店会议中心1至8号楼等违法建筑已实施拆除。    

二、辽宁鞍山监管不力,3.5万吨油泥油渣倾倒村庄坑塘    

2018年11月20日,中央第一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下沉鞍山市,在台安县多个村庄附近,发现大量油泥油渣等危险废物被非法倾倒在十几个坑塘之中,油泥油渣坑塘总面积累计达15993平方米,总量约3.5万吨,仅高力房镇太平村的2个油污坑池就占地3800平方米,危废存量估计在5000吨以上,现场景象令人触目惊心。    

(一)基本情况    

鞍山市台安县地处辽河三角洲腹地,是辽河油田重要采油区之一。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大量“土小炼油”企业成为台安县乡村经济支柱产业。1996年《国务院关于加强环境保护若干问题的决定》要求对土法炼砷、炼汞、炼铅锌、炼油等“十五小”企业,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责令关闭或停产。    

20多年过去了,台安县仍有“土小炼油”企业从事违法生产活动,大量炼油废渣和油泥被非法倾倒在村边鱼塘或田耕地头。同时,仍有不法分子为谋取私利,长期将外地油泥油渣非法运至台安县倾倒,严重污染周边生态环境。    

《国家危险废物名录》已将炼油产生的油泥、油渣列为危险废物,对其运输、贮存、处置作出了严格规定。2017年4月,全国开展纳污坑塘全面排查整治专项行动,台安县发现14个油泥油渣坑塘;同年5月,中央环保督察组进驻辽宁省,在台安县又新发现4个油泥油渣坑塘。    

2017年7月,中央环保督察组向辽宁省反馈指出,辽宁省存在危险废物存量大、环境隐患突出等问题。    

(二)存在问题    

1. 取缔关停“土小炼油”不坚决、不彻底    

根据台安县2017年4月30日《台安县纳污坑塘排查台账》,14个坑塘均为小炼油厂非法倾倒的废油污。调阅资料显示,从2014年至2017年间,台安县累计发现并办理10起油泥油渣环境污染案件。如此严重的油泥油渣污染和频发的非法倾倒问题,却没有引起鞍山市及台安县的充分重视,既未采取措施打击非法行为,也未采取有效措施开展无害化处理。    

调阅资料发现,高力房镇大高村、枣木村2家小炼油厂非法排放危险废物两起案件,分别由台安县环保局于2014年11月和12月移送鞍山市公安局,但直到2016年6月25日,台安县政府才依法实施关闭。黄沙坨镇四家子村1家小炼油厂在厂区外渗坑中非法排放危险废物案件,由县环保局2015年10月移送鞍山市公安局,至今没有处理结果。    

2. 油泥油渣坑塘环境风险十分突出    

经调阅台安县公安局有关资料,从1998年到2017年3月,非法倾倒油泥油渣等危险废物行为一直没有得到有效遏制。督察组现场调查发现,2017年以来,台安县境内发现油泥油渣坑塘共计19个。全县油泥油渣坑塘总面积达15993平方米,估算体积为23430立方米,总量约3.5万吨。    

这些非法倾倒的油泥油渣严重威胁生态环境安全。2018年7月28日,沈阳化工研究院出具的《台安县存量油泥(渣)初步勘察与工作建议》指出,台安县部分油泥油渣坑塘存在未做防水处理、未建围坝、存储油泥高于水平面等问题,随时有外泄风险。特别是一些储坑表面含有大量油水混合物,一些储坑油泥包装袋脆化易碎,有的存储地点甚至已封土回填,环境风险隐患十分突出。    

3. 油泥油渣坑塘污染整治不力    

2017年10月,台安县出台《纳污坑塘治理工作方案》(以下简称《方案》),要求在2018年6月底前建设暂存池,将危险废物全部集中暂存。但是直到2018年11月“回头看”时,台安县仅完成两个坑塘油泥油渣的转移暂存,进度十分滞后。    

《方案》要求2017年12月底前完成高力房镇红旗村徐志坤小炼油厂,物主王义满1处纳污坑塘的治理任务,并实现销号;2018年10月底前完成另外4个坑塘的治理销号;其他坑塘应于2019年12月底前全部完成销号。但是直到“回头看”时,19个纳污坑塘均未完成销号。    

(三)责任分析    

鞍山市及台安县对“土小炼油”取缔关停不力,日常监管严重缺失,相关部门对“土小炼油”及其违规倾倒油泥油渣问题熟视无睹,长期不作为、慢作为。    

台安县党委、政府对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整改工作重视不够,工作不力,导致油泥油渣坑塘整治工作严重滞后,环境污染和风险隐患十分突出。    

督察组将进一步调查核实有关情况,并要求辽宁省及鞍山市尽快采取措施,加大工作力度,及早彻底消除环境污染和风险隐患,对存在失职失责的,依纪依法查处问责到位。    

三、辽宁抚顺市敷衍整改,东洲河水质严重恶化    

2018年11月14日,中央第一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对抚顺市开展下沉督察。发现抚顺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环境违法违规问题突出,污水处理厂严重超标排放,甚至在在线监测数据上故意造假,导致东洲河水质持续恶化。    

(一)基本情况    

东洲河位于抚顺市,是浑河重要支流。2017年中央环保督察指出,浑河等辽河流域主要河流水质恶化。为此,辽宁省整改方案明确,流域内强化水环境质量管理、启动全省河流水质限期达标工作。抚顺市整改方案也明确,认真落实河长制,编制“一河一策”方案并尽快组织实施,对重点河流开展河流水质限期达标工作等措施,确保河流水质达标。    

抚顺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位于东洲河沿岸,2006年8月成立,规划面积42.77平方公里,是以石油化工产品深加工和精细化工为主体的化工园区,2010年4月经辽宁省政府批准为省级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行政和经济管理职能由抚顺市东洲区政府承担。抚顺高新区东泽污水处理厂是园区的集中污水处理厂,设计处理能力2.5万吨/日,2013年建成投入使用,督察时实际日均处理水量7000吨左右。    

(二)存在问题    

督察发现,抚顺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企业及其配套的东泽污水处理厂长期超标排放,督察整改敷衍应对,导致东洲河污染加剧,严重影响浑河水质。    

1. 开发区污水处理厂管理混乱,监测数据造假    

按照抚顺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规划环评审查意见和东泽污水处理厂项目环评审批意见,东泽污水处理厂处理后污水全部回用不得外排。但实际上,污水处理厂建成投运后出水一直外排东洲河。督察发现,该厂长期不能稳定运行,监督性监测结果显示,2018年3月至10月出水全部超标,氨氮最高排放浓度达到292毫克/升,超标35.5倍;化学需氧量最高排放浓度达到100毫克/升,超标1倍。    

东泽污水处理厂上传至环保部门监控平台的监测数据被人为设置上限,其中氨氮上限被设置为20毫克/升,不能真实反映排污状况。督察组现场调阅在线监测历史记录,2018年6月6日22时至6月7日8时,该厂出水氨氮在线实测值多次接近150毫克/升,但上传数据仅为19.96毫克/升。    

2. 随意放宽纳管标准,企业环境违法问题突出    

《辽宁省污水综合排放标准》规定,排入污水处理厂的水污染物最高允许排放浓度为化学需氧量300毫克/升、氨氮30毫克/升。2015年11月,抚顺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委会却在《关于公布抚顺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污水处理费收费标准的通知》中,同意东泽污水处理厂接收化学需氧量浓度超过800毫克/升、氨氮浓度超过50毫克/升的污水,大幅放宽纳管标准。2017年6月,东泽污水处理厂进一步将其可接纳污水化学需氧量浓度放宽至2000毫克/升、氨氮浓度放宽至62毫克/升,并与园区内排污企业分别签订污水接纳处理协议,按进厂污水浓度实施阶梯收费,协议浓度严重超过自身处理能力,长期不能稳定达标运行。    

针对园区企业排放高浓度废水问题,抚顺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委会2017年以来数次召开会议,要求园区企业安装在线监测设备和流量计,但相关工作一拖再拖,始终没有得到落实。督察发现,园区企业长期排放高浓度废水,化学需氧量最高浓度达4400毫克/升,氨氮最高浓度达650毫克/升。    

另外,园区企业违法违规问题突出,现有107家企业中40家没有环评审批手续,辽宁金易化工有限公司新建催化剂项目、抚顺森源化工有限公司扩建项目未经审批长期违法生产;督察抽查的16家企业中就有6家污水处理设施不正常运行;6家存在危险废物管理不规范、危险废物超期储存等问题。    

3. 督察整改敷衍应付,东洲河水质严重恶化    

2017年东洲河水质已经恶化为劣Ⅴ类的情况下,东洲区在整改方案中仍未对河流水质达标情况提出要求。虽然按照省、市整改方案要求制定了“一河一策”治理方案,但东洲河与海新河、古城子河的方案内容几乎完全相同,照抄照搬,而且缺少量化考核指标,针对性、可操作性极差。    

由于东洲区敷衍整改、工作不力,大量高浓度污水排入东洲河,导致东洲河水质严重恶化,成为浑河水质恶化的重要因素。2018年前十个月,东洲河入浑河断面水质为劣Ⅴ类,主要污染物氨氮平均浓度从上年同期的5.8毫克/升上升到10.1毫克/升,同比上升74%。受此影响,浑河抚顺出境断面水质从2017年的Ⅳ类下降到劣Ⅴ类,氨氮浓度从0.7毫克/升上升为2.0毫克/升,同比增加186%。    

(三)原因分析    

抚顺市对中央环境保护督察整改工作重视不够、推进不力,整改措施落实不到位,“一河一策”治理措施敷衍应付。东洲区委、区政府,以及抚顺高新区管委会和有关部门监管缺失,对园区企业环境违法行为一再姑息,擅自放宽纳管标准;对污水处理厂长期超标排放,甚至在线监测数据弄虚作假行为查处不力,失职失责明显。    

督察组将根据有关要求,进一步调查核实情况,对企业环境违法问题及其背后失职失责行为,将要求辽宁省有关方面依纪依法查处问责到位。